在紫金光团过来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看到之前的人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杨北纬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是搞不清楚状况了。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还是没有一点到头的迹象,所以就用这个光团试了试,你们没有注意到我们现在的方向吗?”我一翻身将紫金光团化为能量收回体内。

   “我们现在是在返程……”向文生突然反应过来,“这也就是说,我们其实一直都在绕圆?”

   “是的,这个圆的弧度很小,再加上光线又很暗,所以我们才注意不到。”我抬起仍旧停在我另一个指尖的紫金色小光点,继续说道,“那个光团上被我做了记号,只要我再次召唤出同样的紫金光,就可以控制它们,让它回到这里。”

   林末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这也太聪明了,我究竟是怎么才能做到心思如此缜密的?

   “不对啊,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走下坡吗,怎么就能回到原点了?”杨北纬突然一拍脑袋,这一点他怎么也想不通。

   “可能是……莫比乌斯环?”我不太确定是不是这样的,这个空间毕竟不是现实空间,所以会存在什么东西都不奇怪。

   “莫比乌斯环是什么?”林末茫然地看过来,注意到杨北纬也是一脸懵。

   “拓扑学中的一个东西,不重要,现在也解释不清楚。”我摆了摆手,这东西我只知道他的存在,你让我解释原理,我又不是数学家,我费那个劲干嘛?

   “既然现在我们是在一个圆里面,那么怎么找到出口啊?”向文生其实也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不过他只知道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就够了,别的他也不在意。

   “嘿。”我轻笑一声,手中紫金光再次闪现,“它能带我们找到。”

   清纯长发美女吊带酥胸白睡裙迷人写真图片

   一看到我那团紫金光,向文生就赶紧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之前那一堆人影给他心里造成了不小的阴影。

   “放心吧,那东西不会再有了。”我轻轻拍了拍向文生的肩膀,“那些不是人影更不是鬼魂,就是你自己的倒影。”

   “什么?我自己的倒影?”向文生茫然地睁开一只眼,确认周围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才彻底放松下来。

   “你们看。”我一个响指,整条通道突然都开始散发出了紫金色的光芒。

   “这是……”杨北纬脸上流露出震惊,“这也太美了吧……”

   这下本来很阴暗的通道都被星星点点的紫金光点点亮,这些光十分柔和,让周围的一切都晕染得有些模糊,显得十分梦幻,就好像是身处星空中似的。

   “这多适合带妹子过来啊。”杨北纬不由得赞叹到。

   我先行一步走在前面,手中的紫金光团就是我的指引。

   “刚刚光团飞出去的时候,我就让它一直在周围做记号,所以才有现在的景象。”我解释道,仔细注意着光团的明暗变化。

   “太机智了!”林末也感到十分惊喜,没有想到我从一开始就一点都没有慌张,每一步都是在为了之后做铺垫。

   而在光芒的映照下,我们才发现,这暗道两侧的墙壁,是能够反光的,我们的身形就这么出现在了墙壁上。

   “原来只是我们的倒影啊,害得我们虚惊一场。”向文生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终于不再那么紧绷了,“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东西是什么,我们就继续走吧。”

   我点了点头,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这下林末也没有争抢着说要走在最前面保护我们了,他发现,就算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凭着自己的脑袋,也能够保护好自己了。

   我们没走多久,我突然感觉紫金光团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我们是到了吗?”向文生看到紫金光团终于有了变化,特别激动地问到。

   我却皱起了眉头,光团的反应,和我想象当中,还是不太一样的。

   “怎么了?”因为周围的紫金光点,所以现在大家都能够看清楚我脸上的表情了。

   “按理来说,接近出口处,紫金光团应该是最亮的时候,现在这个……”我看着毫无预兆就暗淡下去了的紫金光,一时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说不定,我们到了关押李老医生的地方?”林末犹豫了一下,既然出口是最亮的,那最暗的地方,可不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吗?

   杨北纬连连点头表示了赞同,但是我却不置可否。

   “这个地方我们都说不准,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我将紫金光交到了林末的手上,“你们先退开几步,我先试试,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我没有回来,你们就用这团紫金光迅速离开知道吗?”

   走之前我也一定要先保证他们的安全,现在进去,谁知道是关押的李老医生,还是就如杨北纬之前说的,是穷凶极恶的厉鬼?

   林末本来还是很担忧了,但想了想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虽然感觉自己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但是至少别拖我的后腿。

   我深吸一口气,体内功力悄然运转,猛地一掌拍在了墙壁上,却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因为,这光团没电了,所以才暗下来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杨北纬扯了扯嘴角,干笑了两声。

   不过向文生立刻瞪了他一眼,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不对劲……”我皱着眉头,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你们有没有觉得,气温变低了?”向文生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发凉。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的目光都转了过去落在了向文生的身上,在看清楚他身后的东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们怎么都这个表情?”一阵风再次出现在了这条暗道之内,如泣如诉的,让好不容易变得有些梦幻的暗道,更添了几分诡异。

   向文生正准备转过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我突然轻喝一声:“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