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亚酒店尚新,而且常玉清这间豪华套房的隔音效果很是不错,加之这两层楼一直被黄道会占据,新亚酒店的人平时也很少上来。所以,即便唐城在套房里用***射杀了常玉清,酒店里也并没有人上来查看,从套房里隐隐透出的声响,也被酒店的人以为是黄道会的人无意间弄出的动静。

唐城将常玉清保险柜里的值钱物件一扫而空,尔后又扫荡了同楼层的其他房间,将黄道会今日在新亚酒店里的人手清剿一空之后,这才使用绳索,从常玉清套房的后窗绳降下去。顺着绳索滑落进新亚酒店后巷里的唐城,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过在他离开常玉清套房的时候,还专门留下了一份礼物。

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亚酒店,仍旧是人进人出,看守正门的两个日军宪兵身形挺拔,他们却不知道新亚酒店的楼上早已经是死尸满地。离开新亚酒店的唐城借助夜色掩护,按照来路很快回到入住的旅馆房间里,原本准备第二天一大早离开虹口区的唐城,看着此刻时间尚早,便拿着伪造的特高科证件,开着一辆偷来的轿车返回租界。

唐城的特高科证件伪造的很是逼真,把守关卡的日军并没有识破他的真实身份,加上唐城还开着一辆轿车,过关时并没有受到关口日军的仔细盘查。进入租界的唐城直接将那辆偷来的轿车随便停在街边,自己却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混入一条巷子里,等唐城再从那巷子里出来的时候,不但更换了装束,就连样貌和走路时的身形,看着也跟刚才很是不同。

为了今晚的行动,唐城可是仔细谋划了好几天,他甚至为此设计了好几个假身份和伪装,就算把守关卡的日军和租界巡捕事后能够回忆起唐城过关时的情况,恐怕他们也只是记得一个胡须汉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此刻一副小开打扮的唐城挂上号。换过富家子弟打扮的唐城,也并没有马上返回住所,而是径自去了法租界里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吧。

在这家酒吧里待了能有一个多小时,浑身酒味的唐城这才告别在酒吧里认识的新朋友们,假作喝醉的样子离开酒吧。唐城离开住所一整天,途中还甩掉了汉斯派来跟踪他的人手,这期间唐城做过什么,都跟什么人有过接触,汉斯是不知道的。所以,在浑身酒味的唐城回到住所之后,接到埃德蒙汇报的汉斯,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胡乱猜测一番。

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永远都不可能猜中真相,况且新亚酒店是在日军控制区内,汉斯也绝对想不到唐城是去了新亚酒店。唐城一夜好睡,新亚酒店里却已经是翻了天了,如果不是黄道会的外出人员结束行动返回新亚酒店,这才发现楼上的惨状,或许这件事情能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才会爆发出来。

接到消息的特高科上海本部,马上派人赶往新亚酒店,并且在第一时间便整个封锁了新亚酒店,但凡是入住新亚酒店或是这个时间还在新亚酒店里的所有人,都被特高科连同宪兵部队,整个堵在了新亚酒店里。“闭嘴,在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之前,你们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留在这里接受审查!听清楚我说的是,你们所有人都要接受审查!”

2分钟前才赶到新亚酒店的西尾秀树,才进入新亚酒店,就被酒店大堂里的几个日军军官堵住了去路,不管他如何解释,这几个浑身都散发出酒臭味的军官,仍是不依不饶的要马上离开新亚酒店。无可奈何之下,西尾秀树只好命令跟着自己来的宪兵,将这几个军官先控制起来,然后站在酒店大堂的桌子上,冲着大堂里所有人呼喝起来。

戴着眼镜的西尾秀树看着文质彬彬,可一旦发火翻了脸,却看着很是骇人。酒店大堂里都闹着要离开的其他人,看到领头哄闹的那几个军官都被宪兵给扣了下来,这些人才算是暂时偃旗息鼓。“看住他们,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新亚酒店只进不出。如果有人要强行离开,你们就先把人扣下来,等我从楼上下来再说。”

着急上楼查看情况的西尾秀树交代几句之后,便带着几个亲信手下搭乘电梯上楼,电梯门在六楼才打开,西尾秀树的鼻腔里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走出电梯,楼道里忙碌的特高科痕迹专家马上过来汇报情况,“情况很糟糕,黄道会今晚在酒店里的人都死了,如果不是他们今夜还有行动,说不定黄道会的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痕迹专家的话,让此刻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西尾秀树心中一沉,黄道会是军方和特高科联手扶持的汉奸组织。在目前军方和特高科不能大肆进入租界的特殊时期,他们就指望黄道会充当急先锋的角色,如果黄道会被团灭或是大伤元气,特高科和军方所做的一番布置可就都白费了。等西尾秀树真正看到被陆续抬出房间的那些尸体,他这才知道痕迹专家刚才所说的并非夸张,光是六楼的这些房间里,就抬出超过五十具尸体。

齐刘海女孩公交场甜美照

“轰!”就在西尾秀树看着那些尸体暗自伤神的时候,楼上却忽然传来一声爆炸,大团的扬尘直接从楼道里喷涌进六楼,西尾秀树的两个亲信手下惊慌之下,不管不顾的直接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西尾秀树推进了旁边的房间里。“去看看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小心被蹭了一手血的西尾秀树,奋力推开挡护在身前的手下,口中已经厉声呼喝起来。

被派去楼上的两名宪兵很快回来,却给西尾秀树带回一个坏消息,楼上的两名痕迹专家和三名特高科的日裔便衣队员,在刚才的爆炸中三死两伤。“爆炸是他们准备打开常玉清那间豪华套房的时候发生的,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在房间里固定在了套房的门锁上,只要从外面打开房门,就会引爆事先放置的***。”

待弥散在楼道里的扬尘散去,西尾秀树带人上楼,结果发现楼上也跟下面一样,每个房间里都有尸体,最重要的是,身为黄道会会长的常玉清也被打死在了套房内室的床边。爆炸使得套房临街的那些窗户都破碎,这也就很好的掩盖住唐城从窗户离开的痕迹,何况也没有人会以为能有人从这么高的地方离开。

慌乱和极度的惶恐,这或许便是西尾秀树此刻的部心情,根据现场的情况分析,今夜在新亚酒店里绞杀黄道会成员的凶手,很可能只是三个人。“课长,经过我们在现场的仔细查找和比对,凶手在整个过场当中,一共使用过两种不同口径的枪械,另外还应该有一把锋利的刀具,由此我们判断,凶手应该是三人或者三人以下。”

一个三人组合,就能堂而皇之的混进新亚酒店里,悄无声息的绞杀超过70名黄道会的人,西尾秀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可眼前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告诉西尾秀树,这件事的的确确就是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新亚酒店里。即便西尾秀树已经调集了上海特高科里最好的几名痕迹专家,可现场留下的有用痕迹却很少,特高科并未从现场找到太多的线索。

“马上调集人手过来帮忙,今晚所有在新亚酒店里的人,不管身份高低,都要接受严格的审查,必须找出凶手的线索来。”并没有从楼上找到太多线索的西尾秀树也急了眼,从门口值守的宪兵口中得知,在案发之前并没有可疑之人离开酒店,西尾秀树便把找出凶手的希望寄托在对酒店里人员的排查上。

能入住新亚酒店的大多都是日本人,其中还有不少日军军官,特高科要对酒店里的所有人都进行必须的身份排查,这其中注定了是不会一番顺利的。新亚酒店已经乱成一团,被大批便衣特务和宪兵包围起来的新亚酒店,在天亮之后,引爆了更大的骚乱,因为那些从酒店里陆续抬出来的尸体是瞒不住人的。

无孔不入的租界记者,在接到热心市民的电话报讯之后,有人通过一名昨夜参与搬运尸体的日军宪兵,准确掌握了新亚酒店里抬出尸体的数量和尸体临时存放的地点。所以,在一夜未睡的西尾秀树接到消息的时候,日军陆军医院用来临时存放那些尸体的地方,早已经被大批的外籍记者团团围住。

这些胆大包天的记者大多是外籍人士,即便陆军医院的宪兵们跟记者爆发了一些冲突,但总体而言,日军是不敢对这些外籍记者做出格的举动。在特高科的参与和所谓协调之下,出现在陆军医院的外籍记者最终散去,可是新亚酒店昨夜被袭击的消息,还是在租界里传播开来,尤其黄道会会长常玉清的死亡,更是个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