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自然!”

黑衣老者傲然道:“赶尸术终归不入流,雷婆你也就三甲子的功力,岂能是我的对手,整个华夏,论起道行,我老九能排入前十,论起玄术,我巫门第一!”

老妪心如死灰,求道:“我赶尸一脉可以灭绝,但是这女娃还未入我流派,不算是圈中人,可不可以让她离开!”

“你觉得呢?”

黑衣老者反问一声。

“她并不知道组织的计划!”

老妪急道。

“不管她知不知道,既然见到我们了,人,我们要带走!”

黑衣老者态度坚决。

黎小瑶猛然咬牙,不想老妪她们死去,就想说自己愿意跟着离开。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打断道:“吵够了没有啊,想带走黎小瑶,先问过我!”

众人瞪眼看去,发现说话的是林辰。

一逛街就开心的女孩

“这傻瓜!”

老妪暗骂一声,哪怕你武功高,但是玄术圈子的事是你能插手的吗?

黎小瑶脸色大变,拉着林辰:“林辰,不要乱说话!”

林辰哪将黑衣老者的玄术放在眼里,他笑道:“什么天下玄术,巫门第一,当我不存在吗?”

黎小瑶瞬间黑脸了,这是连续作死啊!果然,黑衣老者冰冷看着林辰:“你,是谁?”

螳螂门的中年人也没想到林辰这么能找死,他赶紧喊道:“老九前辈,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中人,会点武功!”

“武功对我有用?”

黑衣老者耻笑摇头。

“其实,他说错了!”

林辰却纠正道:“我只是一个医生!”

黑衣老者愣了一下,勃然大怒,医生又怎么了,比江湖中人更高贵吗?

螳螂门中年人也在发愣,继而大笑,医生有什么用啊,难道想靠医术吓跑巫门老九?

或者给那些鬼鬼怪怪的东西打针?

“这个白痴!”

老妪却叹气摇头,黎小瑶怎么认识这种人啊!这时,林辰又悠悠道:“你这是控魂之术,魂为水,也是控水之术,可惜不入流,不入正道,充其量只能说是旁门左道!”

黑衣老者脸色猛然一变,皱眉道:“你知道巫门控水之术?

你是圈内人?”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圈内人,但我知道,你的是小道,对我而言就是小猫小狗!”

林辰淡淡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叩头,然后滚蛋,我饶你不死!”

“大言不惭!”

黑衣老者怒喝一声,虽然这小子有点眼力,但未免太狂了,他默念咒语,一指身前:“疾!”

在黑衣老者一指之下,只见有大量的黑影扑向林辰,要吞了林辰的魂魄!“小伙子,小心!”

老妪下意识想要帮忙,可奈何受了伤,连站都站不起来。

“无妨,他这小道啊,我轻松能破了!”

林辰无所谓摇头,右手一拍,八卦镜破碎开来,他默念有语,猛然也一指前方:“鬼遁!”

有镜光出现,等黑影靠近后,被镜光一照,竟化作黑烟消散了!嗤嗤!黑衣老者与老妪下意识抽冷气。

那黑影可是九十九冤魂融合而出,是黑衣老者几十年的心血才成功的,结果一指就没了?

这,这太诡异了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老者眉头一皱,再度默念巫法。

一名孩童在他身前出现,通体漆黑,带着怨气扑向林辰。

“我说了,我是医生!”

林辰摇头笑了笑,又是一指前方:“虎遁!”

镜光居然化作猛虎,一叼孩童,吞入腹中!“你!”

黑衣老者神色如见鬼般,立即咬破舌尖,喷在一张符箓上,迎风一扬!阴风阵阵,更出现了大面积的雾霾,有低沉的鬼哭之声飘来!一座青铜大门出现在雾霾中,缓缓打开,陆陆续续有阴兵出现!巫门玄术,阴兵借道!“啊,林辰,这是什么啊!”

黎小瑶顿时吓得双腿发抖!“依旧是小道!”

林辰依旧在摇头,默念有语,一指点出:“龙遁!”

整个动作与之前一模一样,显的从容自信,如信手拈来!只见镜光化龙,神奇的在四周缭绕一圈,仿佛有如神助般,雾霾渐渐在消散,那些阴兵更如海市辰楼般,随风散开!“你你你!”

黑衣老者连喊三声你!太恐怖了!面对他的巫术,这年轻人只是随手一点,部巫术被破了,给人感觉如喝水般简单!这是什么道行啊?

要知道他的巫门玄术,可是圈子里出了的名的啊!“巫门老九是吧!”

这时,林辰缓缓走前,看似不快,但眨眼出现在黑衣老者身前!啪!一巴掌抽了出去!“巫门,还说不上天下玄术第一!”

啪!“我说了,你的是小道!”

啪!“这么烂的玄术也敢说第一,你有没有尊重过我!”

三巴掌打的黑衣老者连连倒退,哪有来时那种执掌一切的气势!“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怒吼连连!“医生!”

然而林辰回答他的话,让他极为的受伤。

一个医生就能破了他修炼几十年的玄术?

这根本不合逻辑啊!“给我去死!”

怒火攻心之下,黑衣老者手中出现了匕首,他非但玄术厉害,更是一名古武者!他眸子满是冰冷,这小子玄术诡异的很,不能留啊,否则自己的江湖地位将被他吃的死死的!“老九前辈,我来助你!”

螳螂门的中年人知道机不可失,手里出现长剑,扑向林辰。

“杀了他!”

郝鉴也是借机报仇。

见有两名武功高手帮忙,黑衣老者自信大提:“你玄术是厉害,但我看你怎么挡住三人联手!”

“小伙子!”

那老妪顿时急了!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完颠覆了她的认知,更是她人生中见到最炫目的一幕!因为,林辰出剑了!剑光如月!刺眼,炫目,仿佛有人拿着镜子,照射着每个人的眼睛般!下意识就闭眼,等睁开之后,时间仿佛定格了般!但,风依旧在吹着,地面的落叶更随风而动,这一切都证明着时间没有定格,定格的是黑衣老者三人!他们处于林辰一米近的距离,如石雕般静静不动,这短短的一米若天涯海角般遥远!“谁规定医生就不能懂玄术,不能懂武术了!”

林辰缓缓转身,走出三人的圈子!砰砰砰!三道身子同时砸落下来,脖颈之处,刺眼的剑痕出现!一剑杀三人!小院更加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