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空无一人的边疆地带,当时马一鸣就开始感觉到奇怪,他们几人前一段时间来的小镇子,怎么感觉跟我现在的时候看到的完不一样了。

于是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楚思离。

当时楚思离就明白了,马一鸣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看来这一次的时候马一鸣也不太确定了。

于是楚思离就好好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看看楚思离能不能够看出来有什么地方有学所变化。

但楚思离觉得除了小镇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之外,其实跟他们当初所来到的地方是完一模一样的,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当时楚思离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了。

“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但是我发现这个镇子里面的人都还是挺害羞的,你说他们都知不知道伊利亚特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一个人在他们镇子上,但是不知道的话,那伊利亚特最开始的时候又怎么到这个镇子上现在呆下来的。”

“最关键这个重大镇子里面的人还允许伊利亚特在这个镇子里开了一个旅店,我就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了,这么一个旅店开在这里,至少要知道这个旅店老板是什么身份吧?”

听到楚思离这么讲之后,我刚开始也都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有点不太对劲,我现在才感觉到到底哪才是不对劲的地方所在。

于是当时我就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镇子里面的人估计也不部都是活人也不知道,难道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幻境吗?

本来我就觉得照楚思离这么讲的话,估计他们刚开始就呆在了幻境之中,就没有走出来过,但是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他们就进入了这个环境呢,非常的神奇,也找不到入口是在哪儿的。

“你记得咱们当初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才进入幻境的吗?这些东西应该有一个处罚机关,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咱们就走入了虚拟世界之中。”

夏日头戴小花的清新少女撑伞漫步

听到马一鸣这么讲之后,楚思离就开始努力回想他们刚进到这个边陲小镇的时候都遇到了什么东西都经历了什么,但没有什么地方是不太对劲的。

于是楚思离就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对于楚思离来讲,他实在是想不到。

正当我们二人一筹莫展之际,突然觉得天昏地暗,所有的场景开始变得一片黑暗,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这时候我才认识到,估计他们一直以来见到的地方部都是假象,看来他们真的是处于幻境之中。

原来马一鸣还有一些幻想,觉得他们应该是想多了,没有在幻境之中,但现在的时候现实真的告诉给了他们重重的一击。

这一下子马一鸣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了,看来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走出去过,也不知道刚才遇到的墓室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他们知道的事情就是现在的时候他们可能要遇见一些其他东西了,果不其然在黑暗之中传出了一些声音,仿佛隐隐约约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空灵而又遥远。

“你们二人脑子都不会转一转的吗?既然人家都跟你讲了,你们处于幻境之中,现在还在这里思考什么时候进来的,不觉得从刚开始气氛就不对劲了吗?”

“既然你们马上就要死在我手里了,那送佛送到西,我就告诉你们,你们是如何进入这个幻境的自从你们,自从你们来到了西北这个地方,是不是遇到了一片花园之境。”

“其实也不是一片花园,也就是几朵玫瑰花而已,但在西北这个地方能看出来玫瑰花,不觉得很奇怪吗?你们都没有好好地注意周围的环境,自从那道分界线开始,你们就已经进入了我为你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我好像不记得了,你们当时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注意到那朵玫瑰花,但是现在想一想确实还挺有意思的,看来我也是一个非常有情趣之人,能用一朵玫瑰花当结界,你们进来不应该感觉到非常的享受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直直的站在那里,觉得脑子瓜嗡嗡的,说的什么东西,我可不赞同这些想法,楚思离听到之后也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个人绝对是一个狂妄而又自恋的人,最关键的就是估计长相还是可以的,不然的话为什么拿玫瑰花这么浪漫的一个东西作为结界,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一个女孩子。

但听声音还是能听得出来,应该是一个男生的,于是我当时就有点生气了,什么意思把我们两个人放在一片黑暗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怎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得到声音。

现在跟我们讲这些话,就不能直接站出来面对面的交流一下吗?躲躲闪闪的算什么好汉。

“你别跟我们两个人说这种废话,我不愿意听讲的这些东西,你就跟我好好讲讲这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把我们引进来到底是干什么的?设置这么一个结界,还真的是大费周章。”

“你也还真的是不嫌累,现在的时候居然说出来这种话,想想我都觉得特别的好玩,你有本事站在背后不敢躲出来跟我们说,有本事让我们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到底是谁呀。”

我当时的时候就听到突然有人笑了一声,估计也就是这个人笑出来了吧,其实我有点不太理解这个人为什么要突然这样笑。

是自己说的话太好玩了还是怎么了,就这么的好笑吗?于是等到这个人笑声停止了之后,又从四面八方传来非常空灵的声音。

“你何必跟我用这种激将法呢?我已经观察了你们这么久了,在你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直我都是跟踪着你们的,我作为一个上帝视角,一直都是看着你们几个人。”

“自然而然的我也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