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辛辛苦苦忙碌了一个下午搞出来的药膏刚刚涂抹上去,姓许的竟然要给金玲玲冲洗?

这让林涛如何能忍?

不给这家伙一点颜色看看,还真不知道林涛的流氓本性。

一拳上去,直接砸的许大夫直挺挺的昏倒在地之后。

林涛冲金玲玲冷冷撂下一句:“十分钟后再用温水清洗双臂!”

话说完,林涛便扒着窗户,直接跳了下去,跑路了。

徒留金玲玲与保姆王妈两个人一脸呆滞。

不过林涛虽然跑了,但其实也没跑远。

就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让前台给自己换了一间房间。

毕竟这里距离中海医院近,就在对门。

忙碌一整天,安顿好一切后,林涛卸下那一身怎么穿,怎么感觉不舒服的名牌西装,给自己的浴缸内放满水。

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叼着香烟,拨通了董琳琳那位大学闺蜜的电话。

短发学生妹水手服裙摆飘飘

大晚上,董琳琳正好应该在她家。

林涛准备问问董琳琳到底怎么个意思,大早上,一点征兆都没有,直接就跑了,这是搞毛啊?

殷月发过来的电话号码,还没播完。

一个陌生的电话来电提示,直接弹出了手机屏幕。

是中海本地的号码,看的林涛一头雾水。

“应该不是熟人的吧?”

林涛暗自嘀咕着,按下接听。

紧接着,就听到电话声筒对面传来了飓风呼啸声。

像是汽车高速行驶中,紧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林涛是吧?我是谢津昊……”

“谢少爷啊,怎么,大晚上找我玩?”

林涛嘴角泛起一抹不屑,枕在浴缸边沿,一脸无所谓道:“现在我正好没什么事,游戏规矩定,这一次我不玩死,我就不姓林!”

“……误会了!”

“误会,误会什么?这个游戏开局,我挺不习惯的,是中海纨绔圈子里面的新花样吗?来,详细说说……”

“没时间和开玩笑,大概还有一分钟左右,荷香的车会到所在的酒店门口。”

“……”

林涛嘴巴张了张,面色一怔。

这是什么节奏?

“拜托了,好好照顾一下她,这算是我欠的,以后有机会,还!”

听着声筒内谢津昊的声音,林涛一脸匪夷所思:“不是我说谢少爷,这到底是想和我玩哪一出啊……”

话没问完。

扑哧一声。

急促的刹车声音响起。

紧接着,便是破口怒骂以及,砰砰清脆的两声枪声。

林涛顿时直接从懒洋洋的状态中,迅速在浴缸里面坐了起来。

他能听得出来,这是真枪发出的声音,绝对做不了假。

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边怎么……”

林涛还想要再问问,突然嘟的一声,声筒内只剩下了盲音。

拿起电话看了看,确实是被挂断了。

可问题是,谢津昊那边发生了什么,被人追杀,拿着枪追杀?

谢津昊是不是谢家嫡系,林涛还真不清楚,可不论是不是谢家嫡系,能有郝三那样的保镖跟在身边,他的地位能弱吗?

至于狼狈到什么情况,才会在中海的地界上,被人用拿着枪追杀?

要知道,这里可是中海啊!

短暂的片刻,林涛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可此时却没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唉,这大晚上,什么破事啊?”

林涛忍不住晃了晃脑袋,起身从浴缸里面爬起来,连衣服都顾不得穿,披上浴袍,直接来到窗户前拉开窗帘。

马路对面的中海医院,仍旧是灯火通明。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络绎不绝。

问题是,谢荷香在那辆车里面?

啊,她又为什么要跑来找自己?

正当林涛准备回头抓起桌子上香烟,准备点一根让自己冷静冷静,突然,目光一凝,林涛望向街道拐角突然冲出来的一辆黑色轿车。

一路各种压线超车超速。

慌慌张张的行驶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扑哧一个急刹车,然后两个仓惶的身影,自车内跑了出来。

没有熄火,甚至车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白色轿车再一次像之前一样启动,超速,超车,只可惜,开了不到一百米,直接被前方拐角冲出来两辆黑色轿车给生生用撞击的方式被迫堵截下来。

紧接着,一共八个黑衣大汉跳下车来,直接冲了上来。

“麻痹的,这都什么事?”

林涛暗自吐槽一声,径直叼着香烟,穿着浴袍,走出房间下楼。

五分钟后,在酒店大堂一个拐角的角落里面,看到了两个瑟瑟发抖的身影。

一个身材消瘦的小伙子,林涛见过,是谢津昊的跟班打手之一。

另一个,自然是披着明显不合身男士西装的谢荷香。

“跟我来吧!”

瞅了一眼,林涛也没多说,摆了摆头,转身就走。

谢荷香自然是连忙紧跟而上。

但那谢津昊的跟班却没有,而是留下一句话:“我需要引开其他人,谢小姐麻烦林先生了。”

说完,径直转身走出了酒店。

林涛瞥了一眼他的背影,也没多问,直接带着谢荷香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谢荷香有多狼狈?

坐在床边,面对这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林涛,仍旧一脸心有余悸,浑身瑟瑟发抖。

至于她的形象,那就更是别提了。

一袭暗红色晚礼服,裙摆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

身上甚至还有一些菜汤酒水之类的污渍。

至于原本精美的发饰,更是乱糟糟堪比鸟窝。

不过让林涛最感觉不可思议的,还是那脸颊上,红肿的五指印。

打的嘴角都流出了鲜血,甚至右眼还有一块青紫色。

这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甚至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中海谢家人。

莫不是谢天安那老东西兽性大发,想要对谢荷香意图不轨?

否则林涛实在想不出,谁能把她给搞成这副模样。

“有事说事吧,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

“再发抖的话,我把暖气给打开?”

谢荷香连忙畏畏缩缩摇着头,嘴角带血的含糊道:“谢谢林大哥,我不冷,我……”

“痛快点,谁把搞成这样子,我给去把他砍了,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