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洞寺,古朴的大门前。

寒风的拂过大地,弥漫的烟尘渐渐散去。

门前这一带的植被被已经被摧残得不成样子,只留下一地的碎石和裂缝。

Saber侧倒在一个大坑里,气息十分萎靡。她身上的那套银色骑士甲胄多处破碎,战裙上还沾染着不少血迹。

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她以剑支撑着身体,抖落身上一些灰尘和小碎石,挣扎着站了起来。

此刻她的模样自然非常狼狈,身上多处伤痕在流血,白皙的小脸上也沾染着血迹和灰尘,浑身脏兮兮的,只有那对翡翠色眸子依然透着倔强。

“虽然有手下留情,不过你能这么快就站起来,还是有点出乎了我的预料。”

金闪闪放下手中的乖离剑,血红色的双眸饶有兴致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Saber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没有回话。

最后一刻,对方停止了攻击,因此她并没被EA直接击中,只是被风压刮到了,但就算如此,她也已身受重创。

如今这种状态,实力尚不足全盛状态的三成,关键是她体内的魔力也快枯竭了。

Saber咬牙切齿的盯着Archer,萦绕在他身上的魔力气息充盈沛然,证明之前那一击并没有消耗对方多少魔力。

民国时期的军校校花风

也就是说,刚刚英雄王其实没并有全力解放他的那件宝具,可即便如此,她也失败了,无可辩驳的战败了。

上次比拼武艺输给了无铭,这次宝具对拼败给了英雄王,这多少打击到了她的自信心。

Saber下意识暼了一眼手中黑色戒指,心中有些绝望。

面对如此强大又棘手的敌人,无铭所谓的底牌,真的有用吗?

“Saber,这一下,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英雄王昂然挺立,微笑着说,“扔下剑,成为本王的妻子吧,本王可以将圣杯赏赐给你!”

当Archer不是选择杀掉她,而是再一次说出这句话时,Saber才意识到──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脸上多少有些错愕,阿尔托莉雅蹙眉,哪怕承认了自己是女性,但是嫁给别人这种事,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她虽然结过婚,但和桂妮薇儿之间也只有友情。

说实话,她其实并不太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和婚姻,甚至不是很能理解或体会人类的情感。

一直以来,她都尽量让自己远离人群。

翠绿双眸注视着英雄王,Saber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Archer,我拒绝!”

“为什么?要知道,能被本王看中是你荣幸!”金闪闪俊美的脸上全是自傲之色。

一副老子看上了你,你就必须受宠若惊,并且赶紧接受的姿态。

霸道总裁──金先生。

可惜用错了对象,骑士王并不是什么恋爱脑的小女人,至少在金先生面前不是。

看着Archer那副鼻孔朝天的样子,Saber心中别提多腻歪了,她毫不客气说道:

“能被我拒绝也是你的荣幸!”

她原本很少这么说话,但对眼前这个家伙,她只有痛恨和反感,没必要客气。

“哈哈哈哈……”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金闪闪似乎被逗乐了。

他肆无忌惮的大笑了一阵子,然后瞬间翻脸,神色冷酷而霸道的宣布道:

“Saber,本王可没问你的意见,除了嫁给本王,你没有别的选择!”

她不愿意又怎么样,直接抢过来不就行了,欺男霸女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干过。

听到英雄王的这些蛮不讲理话,Saber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心中的厌恶达到了顶点。

“Archer,你这种强迫女性的暴君,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真是恶心之极!”

一生信奉骑士道的她十分厌恶这种把女人当作物品一样野蛮占有的行为。

见她怒气冲冲的模样,金闪闪依然毫不在意,血色双眸中充满了戏谑之色,就像是在欣赏一只发脾气猫咪一样。

“Saber,考虑清楚了,你就不想要圣杯了吗?”

金闪闪笑容玩味盯着她,他清楚她的执念,也许有办法让她乖乖就范。

Saber闻言脸色一沉,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她右手举起隐形的圣剑对准他,左手大拇指按在了食指的黑色戒指上:

“Archer,想要抢夺圣杯,就先杀了我!”

见她如此顽固不化,金先生终于有点不耐烦了。

他嘴角挂着邪恶暴虐的笑容,手中的乖离剑再次发出摩擦的轰鸣声,剑身上的三段圆柱剑刃开始旋转。

不过金先生并没有攻击Saber,而是将这柄开天辟地的神剑对准了柳洞寺的大门,准确来说是对准了门后庭院中的小圣杯。

他神色冷酷,态度十分霸道的威胁道:

“Saber,现在扔下剑,成为本王的妻子,否则你就别想获得圣杯了!”

阿尔托莉雅顿时脸色大变,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赶紧从一侧急忙跑到了柳洞寺门口。

她手持隐形的圣剑,身躯挡在了乖离剑对准小圣杯的路径上,大声质问道:

“Archer,你疯了吗?竟然想毁掉圣杯!”

她没想到对方为了威胁她,竟然疯狂到要对圣杯动手,如今就只差最后一步了,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

“本王可不稀罕这东西。”金闪闪的眼神无比戏谑,用乖离剑指着一脸焦急的她,“Saber,你根本挡不住我的攻击,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本王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考虑吧!”

“我拒绝!”Saber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别说她根本就没打算当别人的女人,就算要嫁,宁肯嫁给那个无铭欠扁的家伙也不会选择Archer这种恶徒。

求婚屡次被拒,金闪闪彻底失去了耐心。

他再次举起乖离剑·Ea,剑身上的圆柱比女钝刃极速转动,形成的一道道赤红色风压几乎将周围的空间撕裂!

这一幕令阿尔托莉雅的不禁有点绝望。

这次她没有犹豫,左手大拇指放在了食指上的黑色戒指上,用力一按!

老实说,她并不认为面对英雄王手中那把威力还凌驾于圣剑Excalibur之上的宝具,无铭的“底牌”能有什么用。

咔嚓~

伴随着一声脆响,手中那枚黑色的空间戒指裂开了,神秘的白色光辉从裂痕中透出。

“哦,你主动捏碎了那个杂修送的戒指,是后悔了,打算嫁给本王了吗?”

停下了手中的乖离剑,金先生脸上得意一笑,以为她要“抛弃”无铭选择他。

然而Saber根本就没理会他,只是一脸错愕盯着手中裂开的戒指。

刚刚接触到那种熟悉的光芒和气息,她便精神一振,身体的疼痛迅速消失,疲惫的肌肉重新焕发了活力。

戒指破碎。

一把通体黄金质地,装饰着耀眼蓝色珐琅的华美剑鞘出现在她面前,剑鞘上面还雕刻着失传已久的妖精文字。

这不就是……

阿尔托莉雅的脸上表情十分错愕,翡翠色的双眸渐渐睁大,惊喜的同时也觉得一头雾水。

无铭是她的剑鞘…咳,不对,她的剑鞘为什么在无铭那?

Saber一时之间没往圣遗物那想,她压下心中的疑惑,伸手抓住面前的阿瓦隆,

剑鞘一接触到主人的魔力,立刻释放出一阵神秘的辉光,她将剑鞘放入体内,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速度开始治愈。

呼~

魔力旋风透体而出,破裂银色骑士甲胄焕然一新,Saber目光中闪过动人的一抹神采,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

她威风凛凛地举起圣剑,剑尖遥指着英雄王:“我不会放弃无铭,除非他先背叛我!”

这是回答英雄王刚刚的问题,她的意思是指无铭是她队友,她不会抛弃他。

但因为之前的交流,这话传到金先生耳中,却完全是另一种意思──她不会放弃与无铭的感情,只会嫁给无铭。

“是吗?”吉尔伽美什脸色阴沉了起来,“Saber,目光短浅的女人,看来本王之前对你还是太温柔了!”

不怪金先生会误会,刚刚Saber从无铭送的戒指中拿出了一件“宝具”,还直接就放入了体内……这不就是秀恩爱吗?

Caster赠送宝具给Saber,有治疗效果的宝具,作为底牌给伴侣……无铭不仅是在秀恩爱,还当着他的面秀!

还挺浪漫的……啊呸,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英雄王的脸色冻结了,一对赤红的瞳孔中充斥着可怕的杀意。

此时他对无铭真的是腻歪了,对方不仅屡次挑衅他,还敢抢他喜欢和欣赏的女人。

“Archer,别太自负了,你以为自己就无人能敌吗?也许是他会杀了你!”Saber拿剑指着英雄王,讥讽道。

“哦,很自信啊,不过是从戒指里获得了一件宝具,就觉得可以打赢我了?”

金闪闪睥睨着面前这个冥顽不灵的女人,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举起了乖离剑,一股股赤红风压肆虐起来。

“Archer,你的Ea也许没你想的那么强!”呆毛王目光冷冽,毫不示弱的怼了回去。

也许赢不了,但她不会输。

很多英灵认识骑士王手中那把大名鼎鼎的圣剑,却未必知道她曾经丢失的那把剑鞘,更不清楚剑鞘具体的作用。

金先生也不例外,限制了自己的全知全能之星,他还真不清楚那把剑鞘的具体威力。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挥动了手中的乖离剑,当然,只是小功率输出,他没打算杀了Saber,只是想再给她一个教训。

轰──!!

伴随着一声晴空霹雳的巨响,切割世界的锋芒轻轻划过前方,一道道猩红的旋风撕扯着空间绞杀向Saber。

“Avalon!!”

Saber举剑挡在身前,娇喝一声,体内的剑鞘分解成上百块细小的部件展开在空中。

嘭!

足以切割世界的赤红光柱和撕裂空间风压撞击在圣剑前放无形屏障上,直至全部溃散,也无法伤到Saber分毫。

甚至有一道风压反弹了过来!

完全没料到这种情况,猝不及防之下,金闪闪甚至没来得及转动乖离剑抵挡。

轰隆~

赤红的旋风瞬间撕裂大地,震起无数碎石尘土,金先生纵身一跃,一个颇为狼狈的翻滚,勉强躲过了这一击!

甩了一下身上的尘土,金闪闪凝神注视着Saber,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

“哦,这就是骑士王真正的宝具吗?”

不再是戏耍的态度,语气中终于有了一些慎重。

Saber并未回话,只是挡在了柳洞寺门口。

察觉到体内的魔力还没有恢复,她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冒险发起反击。

阿瓦隆可让她立于不败之地,但要攻击别人时,也必须先解除掉这层防护,等厨子…无铭回来,胜算应该更大一点。

“Archer,你怎么不继续进攻了?”见他不再继续动手,Saber冷冷的说道。

英雄王眉头一皱,将乖离剑收起,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Ea确实无法伤到处于那种奇怪防护状态下的骑士王。

那似乎并不是防护罩,或者说抵挡,而是一种“隔绝”,威力再大无法触及也没用。

“Saber,我不信你可以一直处于这种防护中。”

英雄王不禁冷哼一声,一道道璀璨的金色漩涡浮现在他身后,造型各异的宝具从中钻出,纷纷对准了她。

…………

花了大概十分钟,切嗣老爹赶回了柳洞寺。

他悄悄在爬上了某处十分隐蔽的屋顶,目光悄悄扫过山门前成片倒塌的树林,碎裂的青石台阶,和满目疮痍的大地。

战场中情况更诡异。

夜空中,上百把寒光四溢的宝具从英雄王背后的金色光轮中投射而出,呼啸着攻向了Saber。

但她什么也没做,就站在原地,那些宝具纷纷被弹飞,甚至有一些反射回了英雄王那,逼得他不得不闪避。

“雁夜,情况怎么样了?”

这一幕令切嗣老爹有点不明所以,他对着旁边的雁夜压低声音问道。

雁夜看着身上有不少血迹的切嗣,把刚刚所见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

“她拿到剑鞘后,竟然这么厉害?”

切嗣老爹看着在上百把宝具的攻击下,依然纹丝不动的骑士王,语气颇为惊讶。

他还以为剑鞘只有治疗效果,不曾想Saber这个猪队友还能这么用,

没有剑鞘,骑士王差点被敌人活活打死,拿了剑鞘后简直就直接咸鱼翻身,能和英雄王对抗不弱下风。

早知道是种情况,哪怕出于战术和胜算的考虑,他也会把剑鞘还给骑士王小姐。

Saber:切嗣,你这个猪队友,还好意思说!

“似乎只能防守,没法反击。”雁夜低声解释道,他藏的这处屋檐,处于英雄王的视线死角。

切嗣老爹点了点头,这就够了,他其实没指望Saber能击败英雄王。

场中,闪闪已经投射了几百把宝具。

周围砸出一个个深坑,被燃起的爆炸火光拱位着,当中的Saber依然毫发无损。

被身后宝具的光辉环绕,金先生的脸色却颇为阴沉,竟然真的拿不下自己看中的女人,这无疑让他很没面子。

“Saber,躲在那层龟壳里,可拿不到圣杯。”

“哼,恼羞成怒了吗?”Saber闻言冷哼了一声。

这时,柳洞寺的庭院中央,桌上的小圣杯微微一震,释放出璀璨无比的光华,一股汪洋般浩大魔力波动冲天而起。

小圣杯完全成形了。

这也意味着Rider和Caster分出了胜负。

英雄王神色一动,Saber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雁夜有点激动的抬起手臂,想用令咒将无铭召回,却被卫宫切嗣阻止了。

“怎么了?”雁夜有些疑惑。

切嗣老爹摇了摇头,淡淡的说:“没必要,Saber能支撑得住,不用浪费一枚令咒。”

柳洞寺的山门外,英雄王停止攻击Saber,血红双眸中带着暴虐和残酷:

“很好,本王可以亲手制裁更强大的猎物了,胜利者应该是无铭那个家伙吧。”

Saber目光冷冽注视着Archer,她知道,英雄王从始至终对她都是戏耍的态度,根本没把她当作一个对手。

要不是体内魔力没有恢复,哪怕冒着被Ea杀掉风险,她也会尝试去斩杀他。

“Saber,本王会当着你的面杀掉那个无铭,让你知道谁才是最强大的英灵!”

金先生一副你这女人没眼光,我最强最优秀的姿态。

“也许死的是你!”

阿尔托莉雅只是冷哼一声,她已经受够了吉尔伽美什极度自负的模样。

“哈哈哈……”

英雄王狂妄肆意的笑声传遍了半个山林,半神英灵强大的气势令林中的飞虫走兽都战战兢兢,血色双瞳竖起,他冷酷而霸道声音回荡在夜空中。

“没有人是本王的对手!”

不仅是Saber一直顽固不化,金闪闪感知到绮礼也身受重创。

他真的生气了,此刻杀意沸腾,最古之英雄王那超绝压的迫感几乎令人窒息。

心知刚刚他没有动真格,Saber不由得脸色微沉,下意识握紧了剑柄,藏在柳洞寺内雁夜和切嗣也沉默了。

的确很难想像,谁能击败这样强大的英灵。

三分钟后。

同样屹立于英灵顶点的气息从远方传来。

一阵蕴含着奇特节奏的脚步声回荡在夜空中,声音由远及近,滚滚煞气和无涛杀意令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英雄王回头看去。

修长的身影在台阶上拾级而上,t脸上神色冷峻,醒目的白发随风而舞,那身时髦的红外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人还未至,那扑面而来血腥味,仿佛死神一样的漠然目光就令英雄王眉头一皱,他居然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雷恩一步一步走到英雄王身前不远处。

“哦,果然是你。”英雄王嘴角翘起,目光中带一丝兴奋,“能杀了Rider,你很不错,有资格和本王一战!”

雷恩同样露出一缕笑容,注视着呆毛王身上的血迹和满目疮痍的地面:

“你也不错,有资格和我一战!”

狂妄的家伙,真是越看越讨厌。

心中闪过都这个念头,下一秒,之前还笑嘻嘻的两人几乎同时翻脸。

刀锋一样锐利的目光盯着对方,漆黑瞳孔和血红眸子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彼此之间那实质性的威压和浩大魔力气息令寒风都被排斥开!

神威如狱,杀意沸腾。

注视着场中针锋相对的两人,Saber表情十分凝重,这两个家伙真的十分可怕,实力远远超过一般的从者。

她嘴唇微微一动,还是选择了沉默,切嗣老爹和雁夜同样屏住了呼吸。

英雄王双手抱胸,身姿昂然屹立,他嘴角嗜血暴虐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无铭,我觉得你要死了!”

“抱歉,现在是我比较强!”雷恩目光中一片淡漠,十分不屑地嗤笑一声。

他的眼神冷酷无比,伸出手掌,对着吉尔伽美什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英雄王,请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