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睡吧高兄,我来替你守夜。”

卢剑星轻轻地关上连接着茶棚建起的木屋房门,走到两面通风的茶棚里盘膝而坐高峰的身旁,抱着朴刀望向敞开的茶棚外。

此夜天色仍是不佳,昏暗的乌云堆积,且气温较之前些日子更是降低了许多,入夜之后更是如此,刚从生有火堆的屋子里出来,卢剑星便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寒意,不由打了个冷颤。

“不必了。”

高峰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卢剑星,轻轻摇头道。

修炼五脏导引术能够提高身体素质,强化精气神,因此有着减缓疲劳的效果,这虽然无法彻底代替睡眠休息,但一天两天却还是可以的。

至于寒冷的气温,自然也是能够影响他的,不过随着体质的提升,他对极端气候的承受能力也大大增强,此刻倒是不觉得有多么难耐。

他们离开了京城,但也不知赵靖忠是否会继续派人追杀,毕竟之所以赵靖忠想要除掉客栈那晚的参与者,就是要封了他们的口,使得太医院就算验出魏忠贤的尸骨有假,也是死无对证。

这一点他们逃离京城,同样符合赵靖忠的意愿。

但是赵靖忠未必会就此心安,因此他们此时还不能算是已经脱身,赵靖忠的人随时还可能现身。

这即是高峰在此守夜的原因。

“那也生堆火吧。”

花式和服美女清纯户外写真

卢剑星见高峰合眼如假寐,搓着冰凉的手背提议道。

“好。”

噼里啪啦——

不断添柴下,火堆烧得很旺,缕缕黑烟飘起,干枯的树枝在橘黄色的火焰中噼啪作响。

“卢兄睡不着?”

见卢剑星生起火堆后仍未进去休息,高峰睁开双眼,也停下了五脏导引术的修炼。

茶棚老板准备的晚餐并不合他心意,味道不提,营养也不够丰富,这使得他的五脏导引术修行只能就此暂歇。

听到高峰的话语,卢剑星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了个由心的微笑。

“算是近乡情怯吧。”

卢剑星感叹一声,手掌对着火堆烤火,欢欢道:“这里虽离家还有几百里之遥,但是一想到家中的母亲,就不由得心绪嘈乱,有种不知该如何面对的感觉。

母亲一直希望我能补上我爹百户的缺,可在镇抚司里,我一没银子二没路子,蹉跎十余年,也不过当了个总旗,如今终于成了百户,却又只得放下。

虽然未曾与人说起,但我心里终究是有那么一丝不舍的。”

“回到家就好了,到时一切茫然都会消失。”

沉默半晌,高峰起身拍了拍卢剑星的肩膀,劝慰道。

“是啊,回到家就好了。”

卢剑星脸上露出洒脱的笑容,玩笑道:“就是不知到时候,母亲会不会拿出家法来打我这个不孝子。”

“与其做双手沾满血腥的锦衣卫,当个富家翁不是更好?反正我这么觉得。”

高峰也笑了起来,如此说道。

后半夜时沈炼醒来,高峰便去休息了,毕竟五脏导引术不能修炼,熬夜也没什么意义。

一夜无事。

……

翌日,趁着晨光熹微之际,众人便打理一番,便驱马上路。

不管六人各自情况如何,他们都同意今夜之前抵达阜城县,即使昨夜下了初雪,气候更加寒冷了几分。

上次去往阜城县时,两匹马轮换着赶路不休,尚且花费了大半日的功夫,如今六人又是伤病患又是孱弱女眷,因此若想今晚前到达阜城县,必须加紧赶路。

带上茶棚里所剩不多的粮食,每人灌了一壶淡水,充作路上的吃食。

所行道路仍是小路,而非官道。

小路崎岖不平,但胜在隐蔽安,便是后有敌人追袭,也有更多的机会将其摆脱,对于如今他们这种情况,自然是唯一的选择。

……

“咱们就在前面暂时歇息一下吧,吃些东西。”

卢剑星拉扯缰绳,将马的步伐放缓,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后说道。

时至午时,赶了半天路的众人都有些倦怠之意,座下算不得良马的马匹更是如此,不管是人还是马,此时都需要停下来休息休息。

一路走得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路,因此再未遇到茶棚之类的歇脚地,所幸出发之前带了些粮食,否则他们就要饿肚子了。

至少对高峰来说,饿肚子是忍不了的。

趁着休息的这会,高峰想去弄点野味扫一扫嘴巴里的清淡气,可最终却是一场徒劳,别说抓到,就连野味的毛也没见着。

连续赶路,众人终于在夜幕降临前赶到了阜城县。

“卢兄带人去挖出财宝,我进城去买些食物来。”

阜城县外,高峰对卢剑星道。

“也好。”

卢剑星思索了一下,对沈炼道:“二弟,你和高兄结伴去吧,如此也好有个照应。”

“大哥,带上我吧。”

张嫣神情憔悴,扯住高峰的衣角哑声道。

望着张嫣这副模样,高峰不禁叹了口气。

这丫头此刻虽已不再抽泣,但眼睛却是肿得像是两颗小桃子,嗓子也哭得哑了,这实属正常,从小天真烂漫,如今也不过十四五,却突然遭逢父亲被人杀害这般的惊变,没有彻底崩溃已经是奇迹了。

“你先跟大家在一起,大哥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

高峰硬着心拉起张嫣的手,拒绝了对方。

“交给我吧。”

周妙彤走上来挽住张嫣的胳膊,轻轻地拍着张嫣的肩膀,颔首道。

“多谢。”

高峰面色平静地点头示意一下,便与沈炼一起进了城。

在城内没多停留,买好了吃的食物和几壶酒,又道绸布庄买了几套衣服,两人便赶着城门还未关毕前匆匆出了城。

“刚才出城的时候,那城门的守卫似乎多看了我们两眼。”

出城后不久,沈炼拧着眉头,沉声说道。

“注意到了。”

高峰面色凝重,回首望了一眼,对沈炼道:“身上还有弩箭吗?有的话给我一些。”

“还有十五支。”

沈炼抚了一下腰间的弩箭袋,答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了什么,面露警惕道:“发现什么了?”

“给我十支。”

高峰咧嘴冷笑一下,眯起的眼睛闪过一丝冷芒,道:“咱们被盯上了,现在后面已经有人摸上来了!”